电缆滑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滑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康有为圣人气象-【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05:48 阅读: 来源:电缆滑轮厂家

十几二十年前,余从冷摊捧回一张康有为墨迹,兴冲冲张罗挂上墙,心里老想着寡言的父亲见了会称赞几句,等到晚上父亲回家,才瞥了一眼便直嚷:“西贝!西贝!”我问:“什么是西贝?”“那就是贾―――假的啦!”父亲头也不回地答道,我睁大眼睛,直盯着墙上的康有为墨迹看,无奈总觉当晚的电灯特别地暗,“假?假在哪里?这件还是旧裱的东西呢?”我拉着父亲急切地想问个明白,“等我吃好饭再说好口伐?不要以为落款康有为就是康有为,天底下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我看这张字连刘海粟、肖娴的水平还不到!”我越听越糊涂,怎么又扯上刘海粟和肖娴了呢?驻足窗前,风清月明,水一般的月光透过树枝斑驳地洒在身上,仿佛一下凉到心里,父亲显然看出了我的沮丧,呷了一口清茶,细细道来:“要知道康有为名头大,当年海上鬻书时就要几十大洋,还不保一定是他亲笔,弄不好就由他的弟子刘海粟、肖娴代笔。”“那么亲笔呢?”“他的字初看不甚工整,细节处甚至有些刚糙霸悍;只有在笔锋的枯润中才彰显苍劲恢弘之势,熔汉魏、六朝碑版于一炉,非近世书家能望其项背,名款下往往钤有一印:维新百日、出亡十六年,三周大地、游遍四洲,经三十一国、行四十万里。我看这张字就可作为现成的教材,字劣不必说了,纸又染色,而印纯系摹刻、线条模糊,且有多处谬误,虽为旧装,实乃‘老充头’!”我默然听着,月光勾勒出父亲石雕般依旧清癯的身影,睿智温煦的眼神仿佛正在涤荡我内心的愧疚与浅薄。他继续说道:“玩字画没有秘诀,也没有捷径,更没听说不交学费的,不过,敢买就好!可是胆大也不能妄为,关键是要多看看真迹,摒弃贪念,然后才能大处着眼,细部着手,例如时代风格啦、纸绢啦、印章、印泥啦……”身历其境的点拨,真够受用一辈子了。深宵去怀、释然了心痛,重新收拾起文人翰墨的旧梦,始终不忘的正是先父的那句“敢买就好”的叮咛。几年下来,终于浅浅尝到一丝甘草滋味,而非一腔黄连了。康有为大约可算近世暴得大名的重要人物,无疑与其传奇经历大有干系,最著名的当是“戊戌变法”了。光绪廿四年夏秋之交,乃是康氏一生中最为风光之时:他频频上奏、颁布新政、罢黜后党、启用新人,锐意倡导维新变法,忙得不亦乐乎,搅得西太后那拉氏坐如针毡,重又垂帘,强行废除新政、下令兵戎相见,就连光绪皇帝也无力回天,反遭幽禁瀛台之厄。康侥幸逃脱,亡命海外,“六君子”慷慨赴义,喋血菜市口,至此,变法失败,前后刚好百天,史称“百日维新”。康有为1858年诞生于广东南海县(故称康南海)。幼有神童之目,读书日进,六岁始习诸子百家,少年即有志于圣贤之学,乡里俗子戏笑之曰“圣人为”,而其亦明道:“以圣贤为必可期,以群书为三十岁前必可尽读,以一身为必能有立,以天下为必可为。从此谢绝科举之文,土芥富贵之事,超然立于群伦之表,与古贤豪君子为群。”二十二岁入西樵山,居白云洞。“时或啸歌为诗文,徘徊散发,枕卧石窟瀑布之间,席芳草,临清流,修柯遮云,清泉满听。常夜坐弥月不睡,恣意游思,天上人间,极苦极乐,皆现身试之。”使其由独好陆王而醉心道释,冥心孤往,探本溯源,深有所悟,欣然自得。正因为与“圣人”的思绪相通,心迹相同,www.lishixinzhi.com亦步亦趋,令其“忽见天地万物皆我一体,大放光明,自以为‘圣人’。思入无方,行必素位,生平最受用素位之义”,自号“长素”。因而了悟大同世界终必可至,现下则时时刻刻以救世为己任,终成“圣人气象”,“圣人”之号则轰传人口。又创“万木草堂”收徒讲学,以孔学、佛学、宋明学为体,以史学、西学为用。简直不能想象一个基本不懂外语与西学的他偏偏开设了“万国史学”和“外国语言文字学”之类的课程,而趋鹜者甚众,盛极一时,连十八岁的梁启超也赶来凑热闹,康以“大海潮音、作狮子吼”当头棒喝,使梁一时不知所措,顿悟以前所学不过是应付科举的敲门砖,根本谈不上什么学问,于是拜康为师。而此时梁已是举人,而三十三岁的康有为还是一名监生。尽管几年后方始中举,到了三十八岁时来运转才中了进士。在长期追随康有为的门生中,梁启超可算是最为知名的了,以致“戊戌变法”亦称为“康梁变法”。

康有为在“万木草堂”除教书育人外,还撰写了《新学伪经考》、《孔子改制考》两部经学名著,充分阐述了康有为完整的维新变法思想体系,在近代中国政治思想进程中,产生过不可估量的影响,绝不容人忽视。康有为尚“变”:“盖天下世变既成,人心趋变,以变为主,则变者必胜,不变者必败,而书亦其一端也。”其书学名著《广艺舟双楫》是继阮元、包世臣之后,极力标举碑学,主张“尊碑抑帖”,将魏碑捧为书法的圭臬,推到至高无上的位置,振聋发聩。他的书法创作与书学思想可谓心手相应,这点正如他的政治活动与思想紧密结合的行世风格,相映成趣。康有为的书法不拘一格,变化多姿,实在让人眼花缭乱,他从《石门铭》、《泰山经石金刚经》等碑中,沉潜涵泳,创造出狂放不羁的强烈书风―――康南海体。康书结构内紧外逸、点划如铜锤铁槊,气雄力健,运笔迟送涩进、开张峻拔,这种气势和魄力终身不曾移易,与柔弱甜美的帖派书风形同冰炭。余庋藏康书数纸,一书《乙亥江户明夷阁作》诗(图一):凤靡鸾历几时,茫茫大地欲何之。华严国土吾能现,独睨神州有所思。一联(图二):高山野卉开行趣,细雨黄花独对时。康南海书法若论轩轾优劣,大有捧之上天,也有诋毁贬地者,沙孟海先生说:“康有为本人书迹,题榜大字,大气磅礴,最为绝诣,……真可以雄视一世。”而学者商承祚以为:“康书完全脱胎于唐代秘本《千秋亭记》碑,又参以宋人陈抟之书,康将二者拼盘扩大之,如此而已。”白蕉则说:“康长素本是狂士,好大言欺俗,其书颇似一根烂绳索。”不管褒贬如何,总不乏偏颇之辞,我以为康书一如南海先生“目光炯炯如岩下电”的“圣人”气质,总是让人过目难忘的。无论如何,他都是一道闪电,一声霹雳,而绝非一纸残山剩水或一声轻叹。上世纪二十年代,杭城戏班上演《光绪痛史》,康有为彳亍前往观戏中饰演自己的角色粉墨登场,戏终,悲慨无限,赋二绝抒愤:君臣鱼水庶明良,戊戌维新事可伤。廿五年来忘旧梦,无端傀儡又登场。犹存痛史怀先帝,更复现身牵老夫。优孟衣冠台上戏,岂知台下即真吾。台下观客竟是台上戏中人,诚为中外戏曲史所罕见。康氏逝世前一年,曾一度与章太炎同客上海鬻书,康一生保皇立宪,纯粹“满清余孽”,章太炎极力主张“驱除鞑虏”,有“民国元勋”之誉,两位对立的大思想家,如日如月,互相辉映,各臻其妙。太炎先生取《礼记》、《论语》中句,分别隐去“妖孽”与“贼”,嵌入“有为”之名,制一联:

国之将亡必“有”,老而不死是“为”。康呵呵一笑,所言正是啊,来日无多了!

打一针免疫细胞多少钱

NK细胞治疗肺癌效果好吗

北京nk细胞疗法

NK免疫细胞如何治肝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