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滑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滑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都市怪谈之情债-【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19:31 阅读: 来源:电缆滑轮厂家

疯狂的画

细雨飘零的傍晚,陈宇第一次去唐家。

陈宇和唐婉恋爱大半年,只听她说小时候父母去世,跟姐姐相依为命,姐姐是画家,仅此而已。从唐婉以往的只言片语中,陈宇听得出来,唐婉对她姐姐非常敬重。

郊区的路颠簸难行,两个小时以后,车子停在唐家院外。院子的大铁门没关,看样子是在等他。陈宇慢慢走进去,这才发现,院子的东南角还有几间平房,屋檐下挂着风铃。陈宇无意间转过脸,突然发现一间平房的门打开一条缝,似乎有一道目光稍纵即逝。

他打个冷战,急忙离开水池往小楼走去。他上了台阶,站到檀木门前,刚想抬手按门铃,门却无声无息地打开了。陈宇正想进去,猛地呆了一下——门边的黑影里站着一个枯瘦的女人,她冷冷地看了陈宇一眼,迅速向里走去。陈宇惶惑地望着女人的背影,她的脊背有些弯,竟然横着走路,0型腿就像螃蟹,移动速度飞快。

陈宇稳了稳心神,走进去。“婉儿,我没迟到吧?”

“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我和姐姐一直等你。”唐婉的声音很低。

“你家佣人吓了我一跳。”陈宇装作很随意地说。

“那是我姐姐。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唐婉请陈宇坐进沙发,给他端来果盘,转身离去了。客厅只留下陈宇,他的眼前仍飘浮着唐婉姐姐的形象,他怎么也想不到,唐婉的姐姐竟那么衰老。

陈宇烦躁地转过头,赫然看到唐婉的姐姐站在身后。她说:“我叫唐倩,欢迎你来我家玩。”陈宇不知所措地抖着脚尖,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声惊雷,接着,暴雨倾泻而下。唐倩走到窗边,掀开厚厚的窗帘向院里看了看。“天黑透了,今晚你别走了。”她对陈宇说,同时又像在自言自语。

雨声传进来,陈宇困在客厅,心情越来越焦虑。唐婉从屋里拿起一把伞,准备出去关大门,陈宇拦住她,接过伞,独自走了出去。他想到院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准备下台阶的时候,陈宇无意间抬头往二楼扫了一眼,突然,他隐约看到一张苍白的脸一闪而过。难道楼上的房子里还有其他人,7这念头让陈宇毛骨悚然。

回来时,唐婉和姐姐唐倩已经准备好晚餐。唐婉使个眼色,让陈宇跟她进了客厅北边的一间屋子。唐婉从柜子里找出一件男式衬衫,陈宇接过来,一边穿,一边好奇地看看唐婉。

“这是我姐夫的衣服。”唐婉解释道。

“哦,你姐姐结过婚呀。”唐婉没吭声,低头帮陈宇系扣子。

换过衣服,陈宇来到客厅。陈宇虽然很饿,却什么都吃不下,他礼貌地动了几筷子,然后不停地喝茶,茶水的味道有点涩,余味有一种清冽的药味。

坐在对面的唐倩吃东西很认真。吃过饭,唐婉带陈宇又进了客厅北边的那间屋子,刚掩上门,陈宇便迫不及待地抓住唐婉的胳膊,哀求地说:“婉儿,留下来陪我。”唐婉透过门缝看唐倩已经进了画室,这才点点头。

他们相恋以来,陈宇从没吻过唐婉,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此刻,在这沉郁的唐宅,陈宇竟燃起了莫名的热情,他紧紧拥着唐婉,床板发出“咯吱吱”的呻吟,纠缠中,陈宇无意间往门外扫了一眼,一双诡异的眼睛在门缝里稍纵即逝。

女房客

第二天上午,陈宇十点钟才醒来。从屋里出来,客厅没人,他低声呼唤唐婉,也没有回应。陈宇用手机给办公室打电话,文秘小施接的,陈宇说他被困在了市郊女朋友家,今天可能回不去了。可刚说了一半,手机信号突然中断。陈宇颓丧地跌坐在客厅沙发里,四处张望,才发现,这里居然没有电话。

外面忽然飘来一阵幽冷的琴声,穿过雨幕,丝丝缕缕透入陈宇的耳膜。琴声显然来自院子东南角的平房。陈宇从门后拿起一把雨伞,踉踉跄跄走进院子。一个女人背对屋门坐在一把古色古香的藤椅上,陈宇轻轻咳嗽一声,女人低声说:“进来吧,外面雨大。”她的声音轻柔温润。

女人慢慢转过身,陈宇呆住了。女人脸上罩着一层面纱,灯光勾勒着她瘦削的肩膀,一袭淡绿色长裙拖曳在地板上。女人说,“既然你来了,我还是想提醒你,这座院子里有些事你并不知道。你见过一只猫给一条鱼讲笑话吗?”

打nk细胞一次多少钱

干细胞可治不孕不育吗

北京食管癌医院排名

北京治疗肿瘤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