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滑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滑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力体制改革无法继续推进电力企业发展将难以为继-【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53:56 阅读: 来源:电缆滑轮厂家

电力体制改革无法继续推进 电力企业发展将难以为继

【电力建设与投资产业网】温家宝总理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明确提出了多项电力领域的改革任务。全国政协委员、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在“两会”期间就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到的电力改革相关问题回答了本报记者的提问。

电力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记者: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加快铁路、电力、盐业等行业改革,请问您对此怎么理解?

陆启洲:这个改革就不仅仅指改革了,这是全方位的,电价改革先要推进,之后电力领域尚有诸多改革要继续进行,如主辅分离、形成电力的市场化、实现电力的多买多卖。我们现在的模式叫做单一购买者,这个模式是肯定要打破的,否则不可能形成竞争性市场,必须要形成多买多卖、双边或者多边交易。

改革都要逐步推进。如主辅分离一直在做,但是进度很慢,目前发电侧的主辅分离已经基本完成,电网企业的尚未完成,我们看到国家层面大用户直购电试点已经开始,这方面的相关文件也已经出台,这只是个起步,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达到供需双方见面的目的,让发电厂与用电户直接对话,电网公司收取过网费。

电力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就是电价改革,这是关键,没有合理的电价形成机制,电力体制改革无法继续推进,电力企业的发展将难以为继,因此必须要理顺。

记者:无法“同网同价”的不利之处在哪?

陆启洲:最大的缺点是在于对落后地区发展不利,落后地区电价高,就没有对大企业的吸引力,对于招商引资极为不利。实际上,输配合一是通过电价对国家财政进行转移支付的一种方式,通过电价的交叉补贴,让劳动生产率较高、经济较发达地区对经济欠发达地区进行补贴。

地方政府左右煤价?

记者:您认为目前上网电价提高到多少才算合适?有没有测算过?

陆启洲:目前电价上涨最低要涨到发电企业能够具备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水平。从经济学的角度讲,最起码的标准是,发电企业净资产收益率要高于银行长期贷款利率。发电企业2008年净资产收益率是负值,显然,企业是无法持续发展的。我们必须要让发电企业盈利,当然获取暴利是不可能的。其次是要能够保证发电企业的扩大再生产能力。

记者:您能否预测一下今年发电利用小时数?

陆启洲:乐观估计今年发电利用小时数比去年下降5%,悲观估计下降10%,基本会在5%~10%之间。

记者:悲观数据是基于什么?

陆启洲:2008年我国新增发电装机在9000万千瓦左右,发电装机容量增长大致在12%~13%左右,但是用电并没有增长到相应的水平,增长在3%~5%之间,如果用电只增长3%,那么利用小时数将下降10%。

记者:您觉得用电量正增长何时出现?

陆启洲:下半年。因为去年上半年用电量增长的基数比较高,想超过去年,今年上半年是很难的。今年下半年国家一些宏观调控扩内需的措施基本能见效,经济将有望回暖。

记者:是否意味着发电企业下半年能够扭亏?

陆启洲:不好说,目前煤价尚未降到合理程度,利用小时数下降使得固定成本增加,一系列因素都是不确定的。

记者:但是目前国际市场上煤价都在下降,国内为何没有动静?

陆启洲:煤价早晚会下来,因为这是市场经济,市场会逼着煤价下行,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市场反映如此迟钝,这是体制问题。应当看到,煤炭企业背后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统管牵扯到各方利益,煤价的居高不下实际上是地方政府在起作用。其次,电力企业社会责任大,“再亏也要发电”,市场因此而扭曲。

为何煤电顶牛国家不干预?

记者:众所周知,发电企业的亏损被定性为性亏损,目前煤价也逆国际行情上扬,从年初开始的“煤电顶牛”持续到现在,国家为何尚未出手协调?

陆启洲:如果政府出手干预,政府就要承担疏导电价的责任,电价也要上涨。如果供大于求,市场价格肯定向下走,此时,不能动用行政手段,按照市场规律来理顺煤电价格体系是最好的时机;按照市场手段改革电价就比较顺,如果由政府来硬性协调,从承担涨价责任来说,政府压力会很大。国家有国家的难处,我认为政府不用行政手段是对的,还是要看市场的发展形势。

记者:此前有消息称,某集团下属电厂已经跟煤炭企业签约,被舆论称为“煤电顶牛有松动迹象”,是否是这样?

陆启洲:这是个别电厂的单独行为,应该存在,毕竟电厂要发电,但是从发电集团层面不会松动。煤炭和电力目前都是供大于求,从长远看,肯定要签订长期合同,但是毕竟煤电双方对价格的期望值不一样。

4万亿当中为何不提水电

记者:温家宝总理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积极发展、、太阳能发电等清洁能源。我们注意到为何没有提到同属于清洁能源的水电,而去年中央提出的4万亿振兴计划当中,电力领域也没有提到水电,您觉得原因何在?

陆启洲:水电开发问题目前仍然在于移民和环境保护。我国与其他国家的差别在于我国往往在水电资源丰富的地区人口也很多,不像其他国家在水电资源丰富的地区并没有多少人。解决移民问题是一个很长期的问题,是水电发展的一个瓶颈问题。其次就是环境因素,开发水电对环境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目前确实没有办法证明,包括一些小水电也存在很多影响和争论。

记者:在水电开发中是否遇到类似问题?

陆启洲:我们的水电开发主要集中在黄河上游,黄河上游移民问题较少,最多的一个电站移民只有2000人,很好解决。

记者:但是黄河上游也存在争论,今年有人大代表就黄河黑山峡开发问题提出相关议案。

陆启洲:黑山峡在甘肃和宁夏的交界地,关于该地区开发的争论已经持续几十年,问题是在于两个省区之间利益的争论。目前掌握的情况是,宁夏倾向于建高坝,甘肃倾向于梯级开发,在宁夏的坝址较好,但按照宁夏建高坝方案,建起后的回水将淹没甘肃省的土地。水利部比较倾向于高坝,因为这样可以用于灌溉。

记者:就黑山峡而言,您倾向于高坝开发还是梯级开发?

陆启洲:我个人倾向于低梯级开发,因为甘肃临河地区较为富裕的土地本来就很少,建高坝将淹没大部分这种富裕的土地。水电开发应该更多考虑民生问题。

记者:您是否支持像华能、大唐、华电、国电等发电集团拥有核电资质?

陆启洲:我支持。但是非核企业从事核电毕竟有个过程,目前中电投便是试点,只要中电投把核电做好了,对其他发电集团拿核电牌照肯定有促进作用。因此,其他集团在看着我们,我们要下决心把核电搞好,尤其是问题。

四川工服制作

安阳工服订制

河津设计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