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滑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滑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姐姐你就是我的天堂-【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49:41 阅读: 来源:电缆滑轮厂家

母亲来电话了,说姐姐病了,我一听就急了。在我印象中,姐姐像铁打的人一样,怎么会病了呢。母亲说:“你姐姐病了好多日子了,肝上长了个东西,恐怕不好,你想办法凑点钱吧,行吗?”

妻在旁边说:“咱可新买了房子,北京的房子这么贵,不知何年何月能还清呢,你还是想好了再说吧。”

我看了一眼妻子说:“你别说了,就是砸锅卖铁我也得给姐姐治病。”

坐上了火车,脑海里不停浮现姐姐的形象。

姐姐虽只大我3岁,从小却处处迁就我。父母的偏心让我在父亲出车祸以后,理所当然地继续读书,而16岁的姐姐辍了学,去远方打工。

每次去邮局领包裹和汇款单,我的心里充满了忧伤,暗自发誓以后要好好报答姐姐。

转眼,我考上了大学。我要把这个消息亲口告诉远方的姐姐。那个暑假,我第一次出远门,去看姐姐。

姐姐曾经的青春朝气,被五年的时间无情地带走。她瘦得让人觉得可怜,一米五的身高,不到40公斤,而我长成了一米八的帅小伙。她紧紧地抱着我,脸贴在我胸上,我叫了一声“姐姐”就说不出话了。

姐姐把我领到了一个高级写字楼里,说那是她的公司。

期间进来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姐姐的脸一下红了。

我意识到,那可能是姐姐喜欢的男子,或者说,是她的恋人。我暗地里问姐姐是不是她的男友?姐姐的脸又红了。

姐姐让我告诉父母她很好,不要担心。而当姐姐回宿舍为我取东西时,一个人走过来说:“你是她弟弟啊,你姐姐可不容易了,从前住在地下室,得了风湿,而且舍不得花一分钱,老吃人家剩下的饭,她穿的衣服全是捡来的。现在你姐姐给这座大楼打扫厕所,还在外面卖报纸。将来你有了能耐,一定不要忘记你姐姐啊……”

我呆了,没有想到,我的姐姐只是一个打扫厕所的女工。

火车开动的时候,姐姐一边跑一边叫着我的名字。我没有敢回头,怕自己一个大男人会泪流满面。

回到家,我兴高采烈地把姐姐的爱情报告给了父母。但没有想到,父母强烈反对,他们说:“这怎么行?你去上大学了,我们身体又不好,谁伺候我们?不行,必须让你姐姐和他断了。邻村有一个小伙子不错,我们去托人说给她。”

姐姐,为了父母,为了家,为了我,从此告别了自己的爱情。

终于,我大学毕业了,留在了人人向往的北京。

我有了女朋友,准备结婚了,每月挣五六千块钱的我总是捉襟见肘。

我答应过给姐姐买一枚金戒指,因为她结婚时没有,姐姐说:“我喜欢金戒指,那种金灿灿真是好看。”姐姐的爱好这样俗气,是安安不可能接受的。我的女友安安什么都要铂金的,她要穿名牌,她要吃有情有调的饭,她要买花园小楼,这一切,都需要钱。

所以,即使真的挣了钱,我也没有为姐姐花过,倒是姐姐,过年过节还给我寄钱来,说那是给我的压岁钱。

我结婚,姐姐来了,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硬座,腿都肿了。安安说,乡下的女人真老得快。

30岁的姐姐,看起来好像40岁,脸上有折子,人胖了,还镶了一颗银牙。看着那样的俗那样的土,拉扯着6岁的孩子,孩子流着鼻涕,叫着我舅舅。

姐姐住了三天就走了。那以后,姐姐很少来电话,而我答应给她买金戒指的事却渐渐被我忘记了。

后来,我们姐弟关系越来越远,我在北京有了自己的生活,却把乡下的姐姐越忘越远,父亲去世我回去过一次,母亲跟了姐姐过生活,我离自己的故乡越来越远了,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城市人,再也和穷乡僻壤的姐姐没有什么关系了。

当我接到母亲电话时,我知道,那根线一直在我的手上,亲情牵两端,这端是我,那端是姐姐。

揣着三万块钱我上了火车,虽然安安极力反对,但我知道,如果再做铁石心肠的人,姐姐就没命了。

姐姐看到我,苍白的脸笑了一下,说:“小弟。”

我握住姐姐的手,发现自己的手被什么划着。

姐姐的手,满是口子和老茧,那么粗糙那么无力。这双手,曾经挣过我上大学的钱;这双手,曾经养我的父母;这双手,曾经拉着我的小手过桥过河……

姐姐的手术很成功,三万块很快花光了。安安说:“不知道你姐姐什么时候可以还钱?”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说:“安安,我欠姐姐的一辈子也还不清。”

36岁,姐姐的本命年,我买了一枚金戒指,不贵,却是我的心愿。

那天,我亲自给姐姐戴上了,姐姐眼里全是眼泪。我说,姐姐,我一直以为这世上没有天堂,当你病入膏肓,当我意识到快要失去你时,我才知道,你就是我的天堂。

免疫疗法治疗肿瘤费用

中国nk细胞疗法一针多少钱

北京治疗男性无精症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