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滑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滑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嘉禾2013春拍新推神与古会张大千书画专场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4:59:30 阅读: 来源:电缆滑轮厂家

上海嘉禾2013春拍新推《神与古会》张大千书画专场

张大千《荷花》

上海嘉禾2013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6月23日在浦西洲际酒店举槌。预展时间为6月21日—22日。本次春拍上海嘉禾新推出《神与古会》—张大千书画作品专场,张大千的艺术,其传统功力之深,技法画路之宽,题材风格之广,成就影响之广,世所罕见,本专场精选张大千作品28件,涉及山水、花鸟、人物等诸多题材,值得期待。

张大千真是一位情感丰富的诗人,在他的生花妙笔下,荷花成了当年令唐明皇神魂颠倒的杨贵妃,一池摇曳的都是她曼妙的风姿。

被人们赋予极高品性的荷花不仅是张大千的挚爱,更是他最为擅长的题材之一。于其笔下,荷花经常成为历史上或传说中以品性或姿容而名动一时的人物化身,如杨贵妃、张六郎等;张大千也常借荷花以抒发自己或怀乡或思故的情怀。此幅《荷花》乃大千81岁时所作,荷叶井然有序地向上生长,且各具形态;白色的莲花掩映于其间,花瓣以笔勾之,显出娇美轮廓,花蕊则以墨笔点之,明暗突出,层次分明;荷干亭亭而立,或带着花骨朵,或顶着荷叶,或是擎着荷花,在一片热闹繁复中蕴含着清远宁静的气息。令人屏气凝神,远远观之,不愿做任何念想。

张大千《三祝图》

读张大千的《三祝图》,使人联想到古人“华封三祝”的故事。

上古贤者唐尧,他在华州巡游,守卫华州封疆的人见了他说:“咦!这不是圣人吗?请让我为您祝福。请求上天让这位圣人长寿。”唐尧却说:“我请求你不要这样说。”“那我请求上天让您富有。”唐尧又道:“请求你不要这样说。”“那我请求上天让您子孙繁多。”唐尧再次谢道:“请你不要这样说。”守卫边疆的人问他:“长寿、富有、子孙繁多,都是人们所希望得到的,您偏偏不希望得到,这是为什么?”唐尧回答:“子孙繁多就会使人增加畏惧,富有就会使人招惹祸事,长寿就会使人蒙受更多的屈辱。这三件事都不是可以用来滋长德行的,因此我拒绝了你的祝福。”

当然,这是传说中圣人的答辞,而在民间却把这三种祝愿,当成最美好的颂词,善颂善祷,人所皆喜,称之为“华封三祝”。

张大千的《三祝图》也是这个意思,他画的三竿朱竹,即含“三祝”。郑板桥有题画诗:“写来三祝乃三竹,画出华封是两峰”。估计大千亦是同感而发。柯敬仲即柯九思,号丹丘生,别署五云阁吏。浙江台州人。元代的画家、文物鉴赏家。文宗时官至奎章阁鉴书博士。博学能文,善写墨竹,师法文湖州、苏东坡。他画的竹子,挺拔爽朗,青翠欲滴;尤以画朱竹出名,成为后学者的范本。

大千以枯笔写竹竿,朱砂画竹叶,用笔爽利,有清风摇曳之感。根部青绿染石,朱碧相间,气韵古厚。竹下盘坐一老者,神态潇洒;一童子持扇相向,若有问答,仿佛捕捉到了古圣贤唐尧虚怀若谷、淡定无为的一瞬神韵,堪称妙作。

张大千《梅花》

出版:1.即将出版于《张大千传》中国青年出版社,李永翘著。

2.《艺海集珍》第十辑P43,西泠印社出版社,2011年6月。

3.《张大千精品集》下卷,P445,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4.《渡海三家》P28,台北国父纪念馆出版。

5.《张大千作品品赏特辑》P56-58。

6.《中国书画作品集》二 P180,西泠印社出版社,2011年5月。

梅花一直以其高洁清幽、雪中独傲、不屈世俗的品格深得历代文人君子喜爱。张大千一生酷爱梅花,自喻“梅痴”,其八十高龄后举家定居台北郊外“摩耶精舍”,并在自家庭院中央以奇石布置一方“梅丘”,遍植梅树。

此幅《梅花》作于一九七六年,画中一曲梅傲然,点点红梅错落有序,神韵洒脱,设色明丽自然,雅秀隽永,题诗云“百本栽梅亦自嗟,看花堕泪倍思家。眼中多少顽无耻,不认梅花是国花”。书法用笔苍劲秀逸,结体别致,顿挫有力,法度严谨。浓郁的诗韵,抒发了张大千借梅思情真挚的感情,也正如滴滴红梅凝聚了先生怀乡思亲的老泪。

张大千《柳荫高士》

《柳荫高士》作于1949年,此作兼两种题材,一是柳树题材,二是高士题材。该画画风简洁高逸,高士的造型轻松悠然,布景萧然出尘,意境有大千“读书养性,摆脱尘俗”的风貌,堪称张大千这一时期的精心之作。人物衣纹的钩线紧劲连绵,柳枝的穿插彰显功力,设色典雅,断妍秀丽。张大千一向喜欢“高士”题材,实际上具有很强的自寓性,是其自写尘貌的笔墨倾诉方式。可以说高士图是大千内心思意的一种投射,高士的心境和生活正是他所向往和追求的。高士之风度翩翩,犹如大千内心之纯粹画境,令人倾慕。在20世纪的中国画家中,张大千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其画意境清丽雅逸,堪称独步。

张大千《书画一堂》

此图中梅竹三两枝,新竹清新秀美,老梅曲屈伸展,枝干穿插间犹如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限制它的怒放,可老梅依然倔强顽强地盘曲舒展,在枝头绽放出一丛丛烂漫的春光,一种老而弥新的勃勃生机洋溢在尺幅寸楮间。画的是梅花,倾吐的却是老人百转而不得一践的归乡脚步。

仔细鉴赏张大千的书法墨迹,看上去笔笔有力,但这种力并不是一味求其表面上的张扬外露和剑拔弩张,而是使力与感情相融合的,藏于笔墨之中的锥沙印泥之妙,可以说是达到了“骨力”与“内美”的和谐统一。整体观赏这组书画合璧的作品可以说是大千先生的经典佳作了。大千在八十四岁高龄还能作如此俊美的佳作,实为难得。

张大千《拄杖读书》

出版:1.即将出版于《张大千传》中国青年出版社,李永翘著。

2.《张大千作品品赏特辑》P37-39。

张大千《拄杖读书图》作于1952年,这一年张大千远游阿根廷,从款中可知作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图中一侧面老者,一手执杖,一手捧卷,眼盯书册,意态悠闲,一派怡然自得,全神贯注之状。全画行笔简炼,线条洒脱利落,须发之描写则细致,疏密分布得宜有序,捕捉了画中人年龄,样貌的特征,堪称形神俱备,实属人物像中之佳构。

张大千成扇《巫峡清秋•行书诗》

款识:画款:井络高秋隐夕晖。片帆处处忆猿啼。有田谁道不思归。白帝彩云天百折,黄牛独浪路三迷。音书人事近来疑。《浣溪沙•巫峡清秋》,写奉诵先吾兄教正,弟爰,甲戌(1934年)十一月。

钤印:张爰、大千

书款:二月东风冲白波,伤心重向石城过。血腥倘作桃花雨,柳绿江南又奈何。壬申(1932年)二月南归渡江口号,书呈诵先老长兄吟教,弟爰。

钤印:大千、大风堂

收藏印:黄天才藏扇、半亩榕湖斋藏、善哉扇斋之宝

张大千《松岩高士》

说明:即将出版于《张大千传》中国青年出版社,李永翘著。

《松岩高士》作于1962年,时张大千正于东京游憩养疴,遥寄女弟子吴浣蕙以慰其牵挂之情。画面尺幅阔大,取竖构图,以花青淡墨刷扫出的山石崚嶒盘亘,占据了画面约五分之四的空间。一树遒劲老松,自画面下方破发而出,一枝干横逸向右,另枝则昂扬挺拔向上,贯通画幅,不见其极,惟在左上角撑出数丛浓荫。崖顶缓坡处,一白袍长髯老者,正拱手而立,回望远方。笔墨率意奔放,但落笔精准,位置经营颇具匠心,前景虬松掩映绝壁,造成画面的空间感;枝干的犬牙交错,山岩、松针等大块花青的运用,及右上角题识的安排,均使画面舒放有致,平衡布局。大千在题识中“稍惜”、“聊复”、“偶尔命笔得此”云云,亦无不流露出得意之情。

张大千《西秦第一关》

出版:1.《张大千精品集》上卷,P116,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7月。

2.《名家翰墨》。(张大千前期山水特辑),(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3年5月。

张大千所画的《西秦第一关》,明显吸收了北宋大画家郭熙《幽谷图》的笔法,险峻的山石,岩间的树丛,石罅中泻出的清泉,以淡墨画山,用浓墨写树,境界清幽,颇有笔简气壮、景少意长之妙。把西秦第一关的幽美而险峻描绘得出神入化,堪称张大千的精美杰作。

张大千《凌云仙女图》

出版:1.《张大千名迹》P7,四川人民美术出版社,1999年;

2.《张大千论画精粹》内页插图,李永翘著,广东花城出版社,1998年;

3.《我的父亲张大千》P87,张心庆著,中华书局出版社2010年;

4.《艺海集珍》九 P54,西泠印社出版2010年;

5.《张大千精品集》上卷P130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

6. 即将出版于《张大千传》内页插图,中国青年出版社,李永翘著。

7.《张大千作品品赏持辑》P14-15。2012年。

《凌云仙女图》作于1940年,那时张大千四十二岁,还在未去敦煌之前一年。“仙女”本属虚无之物,但她在中国传统文化理念中却是美的化身,寓意吉祥,如“麻姑献寿”、“仙女贡桃”等,即属此例。图中仙女樱唇凤眼,髻鬟如鸦,娴静娟好,颊带春风,把仙女既妩媚又端庄的神态,用“三白脸”的画法烘托出来,颇得青春靓丽令人欣然之美感。瑞云舒卷,衣带飘洒,仿佛在笙簧幽扬的仙乐中,一仙女缓缓而行,玉佩琤琤,飘然而至,给人以和谐吉祥的舒坦与享受。

“袅袅凌云去,仙衣不染尘。玉缸春酒暖,进与养年人。”张大千在诗中点明了为人拜寿贺喜的美意,使受画者和读画者心生欢喜,吉祥延年。

欧米茄手表售后维修

雷达手表

西安动画制作

欧米茄手表售后服务